大姐簽下了同意醫院放棄急救的同意書,覺得有必要告知我,所以打電話給我,電話那頭難得聽到她哽咽的語調,一直以來她都比我們來的倔強與堅強,但對父親的不捨我想是一樣強烈的,尤其是這些年來一直是她與父母同住,父母應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,她囑咐我有空常幫父親唸經迴向,減輕他的痛苦,讓他能平靜安祥的離開,這應該是女兒們能為父親做的最後一件事....

ritachin09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