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語的溫度 是我去年寫下的網誌,同樣的事情反覆上演,不知道自己的作法是否正確,但要我去學校指責別人的孩子,這種事我是一定做不來的...

今天兒子的連絡本夾了3張紙條,幾個老是拿他體型開玩笑的同學,老師覺得該給個機會教育,要求他們寫反省單及道歉。
他開心的說,今天我被汙衊的事終於得到平反了(他竟然會用污衊、平反這些字眼),一副一吐怨氣的暢快!

以往他跟我抱怨這類事情,我的反應是淡淡的跟他說:「人家跟你開玩笑的,又不會少塊肉,不理他們就好,然後會很慎重的問:你有回嘴嗎?自己知道這種感受,絕對不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對別人。」

為了這種事我們不知在回家的路上爭執過多少次,他說我不懂他的感受,最後索性不跟我提了,因為說了也只是討頓教訓,之後只要看他板著臉上車大概就猜得到了今天又發生什麼事了。

看著孩子的反省文,不知道他們是用什麼心情寫下的,但覺得真誠又可愛,其中一個寫到:我說你的名字像一種動物,我不該對你言語霸凌....(醬算二度傷害吧!哈哈!)
我問兒子要不要也回給同學,說你接受道歉而且已經完全原諒了,他笑著說,不用了啦!他們下課時都來跟我說過對不起了,我也說了沒關係!

全站熱搜

ritachin09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